手机人民网 教育>热点动态

近九成大学生支持垃圾分类 半数对分类标准模糊

2020-06-08 08:40 中国青年报  

“支持垃圾分类,晚餐加个鸡腿。”上海市实施垃圾分类的第2天,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王俊童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将平时用不到的书本、纸壳等可回收物投放到学校设置的回收贩卖机,拿到了27.9元的奖励。

回忆一年前的经历,王俊童表示,虽然自己就读的专业与环境相关,但是垃圾分类政策实施之初,相关的分类常识还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除了需要自主学习分类常识,寝室门口分类明确且稍具规模的垃圾站,也影响着王俊童和身边同学的一言一行。

2020年5月1日开始,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截至目前,全国已有46个重点城市实施垃圾分类条例,未来将实现垃圾分类的全域实施。在垃圾分类实施趋势下,大学生如何看待垃圾分类?他们在垃圾分类实施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题?又有哪些疑问希望得到解答?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900名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87.4%的大学生支持垃圾分类,希望所在城市实施垃圾分类措施。

近九成大学生支持垃圾分类 但仅半数能正确辨别

尽管垃圾分类条例在当地实行已将近一年,但家住西安的大二学生范梦珂对垃圾分类标准的掌握依旧不足,“分类时会犹豫,判断全凭直觉”。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调查对象中43.9%的大学生在处理垃圾时会有意识地进行分类。但完全掌握垃圾分类标准的仅有4.6%,42.3%能分辨大部分,43.4%表示部分能分辨,9.7%表示基本不能分辨。

在中青校媒发起的垃圾分类常识调查中,“穿过的袜子”“花蛤壳”“猫砂”“过期巧克力”,都是大学生较为感兴趣的题目,但能正确分类的大学生并不多。“这是我填过最难的问卷了。”山西农业大学大一学生徐萌在参与问卷填写后这样说道。

“支持垃圾分类,晚餐加个鸡腿。”上海市实施垃圾分类的第2天,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王俊童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将平时用不到的书本、纸壳等可回收物投放到学校设置的回收贩卖机,拿到了27.9元的奖励。

回忆一年前的经历,王俊童表示,虽然自己就读的专业与环境相关,但是垃圾分类政策实施之初,相关的分类常识还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除了需要自主学习分类常识,寝室门口分类明确且稍具规模的垃圾站,也影响着王俊童和身边同学的一言一行。

2020年5月1日开始,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截至目前,全国已有46个重点城市实施垃圾分类条例,未来将实现垃圾分类的全域实施。在垃圾分类实施趋势下,大学生如何看待垃圾分类?他们在垃圾分类实施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题?又有哪些疑问希望得到解答?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900名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87.4%的大学生支持垃圾分类,希望所在城市实施垃圾分类措施。

近九成大学生支持垃圾分类 但仅半数能正确辨别

尽管垃圾分类条例在当地实行已将近一年,但家住西安的大二学生范梦珂对垃圾分类标准的掌握依旧不足,“分类时会犹豫,判断全凭直觉”。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调查对象中43.9%的大学生在处理垃圾时会有意识地进行分类。但完全掌握垃圾分类标准的仅有4.6%,42.3%能分辨大部分,43.4%表示部分能分辨,9.7%表示基本不能分辨。

在中青校媒发起的垃圾分类常识调查中,“穿过的袜子”“花蛤壳”“猫砂”“过期巧克力”,都是大学生较为感兴趣的题目,但能正确分类的大学生并不多。“这是我填过最难的问卷了。”山西农业大学大一学生徐萌在参与问卷填写后这样说道。

垃圾分类条例实施之初,各地垃圾分类各有各的说法,网上流传的科普文章、段子让人眼花缭乱。在一次吃粽子时,家住上海市嘉定区的许婧文一家很纠结——不知粽叶到底是湿垃圾还是干垃圾。一番搜索后,他们发现尽管粽叶属于能腐烂的生物质废弃物,经过处理后最终能变成土壤肥料、有机介质,但在实际处置过程中,粽叶质地相对较硬且有韧性,大量进入处置设备可能会损伤设备,影响设备正常运转,所以粽叶应被视为干垃圾处理。

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何品晶介绍,现行标准下可将垃圾大致分为四类: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各地叫法不一样,但分类方法大体相同。”以厨余垃圾为例,“上海叫湿垃圾、北京叫厨余垃圾,还有的地方叫生物可降解垃圾,或者可烂垃圾。”

尽管一些小程序、科普文章对许多垃圾类型进行了细分,但落实到生活中,人们处理垃圾还是会面临一些问题。中青校媒调查发现,59.0%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处理垃圾很麻烦,68.7%的大学生所在社区没有相应的垃圾桶配置,63.0%的大学生认为身边人垃圾分类意识不高,57.9%的大学生认为需要时间适应垃圾分类。

同济大学的吴廷炜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频频错过投放时间。垃圾站有固定的投放垃圾时间,如果赶上有课,宿舍里专门放置可回收垃圾的桶,就只能再勉强“坚持”一天。垃圾分类实行以后,点外卖也有了“后顾之忧”。如果剩下食物,要和包装分开处理。有些包装清洗后可以作为可回收物处置,但几乎没人会洗餐盒。

住在上海的大二学生张甜甜一度感到不适应。垃圾回收不仅要定时定点,还有人工监督,有时监督员还要打开垃圾袋查看,让他担心自己的隐私会被侵犯。

卫生安全问题也曾引发张甜甜的顾虑。每次投放湿垃圾时,都需要打开塑料袋,把垃圾扔进湿垃圾桶,再把塑料袋扔进干垃圾桶,“这样不仅麻烦,有时候还可能会弄脏手。”好在后来社区在垃圾投放点旁边安装了水龙头,倒完垃圾就能及时洗手,打消了张甜甜的顾虑。

47.2%大学生自发加入推广队伍

虽然还没有完全适应垃圾分类,但大学生对待这件事大都很用心。中青校媒调查发现,86.1%的大学生会有意识地学习垃圾分类知识,44.6%的大学生能够严格执行垃圾分类标准,47.2%的大学生主动向身边人传递相关知识。

许多大学生能够意识到垃圾分类对于环境保护的必要性。大连理工大学环境学院博士生导师李爱民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实施垃圾分类后,原本难以回收的垃圾可以通过不同的处理方式进行回收利用。“比如厨余垃圾可制成有机肥、甲烷等。”而有害垃圾的分类处理,则避免了垃圾混合处理时可能导致的地表水污染和土壤污染。

“实施垃圾分类是很好的保护环境手段。从社会、工业和产业的角度来看,垃圾分类对终端处理是很有好处的。”科班出身的吴廷炜不仅十分支持垃圾分类的实施,还曾参与同济大学包括教学区在内的多个区域的垃圾分类方案制定。

“大学生执行垃圾分类条例的成效应该较其他群体更为明显。”李爱民认为,大学生在自身做好垃圾分类的同时,应主动加入到垃圾分类的宣传和推广中。

家住张家港市的大二学生吴奕蕾对当地垃圾分类条例的实施充满期待。在垃圾分类正式开始实施之前,她所在的社区就已经通过手机短信、推送、广告墙滚动投屏、科普手册等形式展开宣传。“垃圾箱旁边设置二维码,每次正确分类投放垃圾之后,居民都可以得到相应的‘红包’奖励。”这种模式让吴奕蕾觉得新鲜。

“我觉得当大家都这么做的时候,如果只有你不好好分类,就会很奇怪。”有一次,在垃圾站看到小区其他居民将垃圾丢错时,一向害羞的许婧文忍不住提醒对方。对于王俊童而言,虽然家乡并没有正式开始执行垃圾分类条例,但他还是会提醒朋友扔垃圾时分类投放。

在吴廷炜看来,大学生应该加强参与垃圾分类的自主意识,不仅自己做好垃圾分类,还可以参与到垃圾分类相关知识的宣传、推广中。“通过科普讲座等形式让更多人了解垃圾分类的过程、意义及影响。同时可以多观察、多思考,发现问题后及时反馈给相关的职能部门,促进垃圾分类系统的建设和运营。”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三年级的颜悦晨在宿舍桌上放了一个小型垃圾桶,用来收集湿垃圾,而原本的垃圾桶用来盛放干垃圾,“还找了一个纸箱专门收集可回收垃圾。”她将垃圾分类查询界面放在手机最容易点击的位置,“丢弃之前先确认每件废弃物该扔到哪个垃圾桶里。”

“垃圾房也会张贴一些分类的方法,收垃圾的叔叔也会在垃圾房检查提醒。”颜悦晨说,“大部分学生都能够自觉地正确投放垃圾。”

网上曾流传着一个段子:奶茶如果喝不完,液体要倒入下水道,珍珠要扔到湿垃圾桶,奶茶杯则要扔到干垃圾桶。这样的情况颜悦晨还真遇到过。因为路边的垃圾桶大都只收干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她一路上拿着一杯没有喝完的奶茶,辗转坐公交、地铁、走路,回宿舍才扔掉。

专家建议:做好垃圾分类从消费环节做起

在没有放置湿垃圾回收桶的区域,有吃不完的馒头该如何处理?何品晶给出的答案是:“吃下去!”听到这个答案,同学们都笑了。

在何品晶看来,“垃圾分类不应该仅仅从投弃环节做起,还应从消费环节、甚至生产环节做起。”

点的饭菜都吃完,杯中的奶茶、饮料都喝光,从消费源头开始减少垃圾的产生,尤其是湿垃圾的产生,是何品晶给大学生的建议。他也曾向同济大学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可否专门为一些女生供应小份量的食物。“在垃圾分类背景下应更加注重‘不产生不该产生的垃圾’。”

“通过垃圾分类,食品安全也得以保障。将饭店、食堂等公共消费场所产生的厨余垃圾进行分流,首先是解决地沟油问题,可以避免餐桌上剩下的东西再回到餐桌。另外要避免公共消费产生的厨余垃圾喂猪,避免‘垃圾猪’的出现。”

吴奕蕾直言,在上海生活时,她越来越不想点外卖。分类过程的繁琐令她感到苦恼,“吃完外卖如果有剩就还需要一样一样倒出来,分类处理,甚至吃完的水果也需要进行细分。”她因此少点的外卖,也确实少产生了许多不必要的垃圾。

此外,在李爱民看来,垃圾分类方式应当因地制宜。“要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垃圾分类。不同规模的城市应当综合当地情况,分别进行相关条例制定。”

何品晶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理念中玻璃瓶具有回收价值。但由于玻璃瓶较重、体积大、价值低,而运输、储存的成本很高。一线城市人口密度高、土地资源紧缺、土地价值高、人力成本高,在这种情况下,类似的低值可回收物利用就显得较为困难。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恐怕是‘后端’决定‘前端’。”

在何品晶看来,垃圾分类是日常工作,而不是应急工作,需要重视其可持续性。同时他强调,面对垃圾分类,大学生不仅要以实际行动加入其中,还应该对垃圾分类有更为科学的理解和认识,才能让垃圾分类行稳致远。(程思 马玉萱 刘开阳)

(应受访者需求,张甜甜为化名)

(责任编辑:孙竞)
分享到:
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