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健康

这些不文明陋习还得继续改

2020-07-24 08:53 北京日报  作者:孙宏阳

编者按:6月1日,《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施行,首都城市文明建设迎来新起点。条例明确提出,向公共卫生、公共场所秩序、交通出行、旅游等六个领域不文明行为说不。条例实施近两个月,昨天本报记者分头探访发现,一些不文明行为还得继续改!

关键词:通行无序

地铁上下楼梯不分左右形成“冲突”

本报记者 孙宏阳

北京地铁站近期陆续拆除非必要导流围栏,撤了“栏杆阵”,乘车秩序如何?早上8时,记者在四惠站站厅看到,拆除围栏后的大厅更显宽敞,无论是安检进站还是换乘,都呈现出忙而有序的景象。站台层,每个屏蔽门前,乘客们都自觉地排成三列,先下车、再上车。

从进站到上车,本应一路行云流水的节奏,却在步行梯上被“冲乱”了。四惠站1号线站台,一辆开往古城方向的列车进站后,下车乘客纷纷奔向步行梯,此时正好迎面而来一波八通线过来的换乘乘客。两部平行设置的步行梯并无上行、下行之分,不少下行乘客靠左侧通行,上行乘客要么被赶到了右侧,要么只能见缝插针地穿行。由于两拨人形成了“冲突”,双方都被拖慢了脚步。记者在四惠站多处楼梯观察,都存在上下楼不靠右侧通行的现象。

《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十七条中规定,“乘坐电梯先下后上,上下楼梯靠右侧通行。”“要说开车,或者在路上骑车,肯定都知道右侧通行。要说走步行梯吧,还真不怎么注意这个秩序问题。”一位乘客对记者说。

拖慢了乘客脚步的,还有玩手机的“低头族”。“劳驾,劳驾,借过一下。”早上8时40分,东单地铁站,一辆列车进站后,站台候车乘客陆续上车,一名拿着手机、耳朵里塞着无线耳机的年轻姑娘急匆匆冲下车,手机还停留在综艺节目的画面上。为了给她让路,排在后面的两位乘客险些没上去车。

编者按:6月1日,《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施行,首都城市文明建设迎来新起点。条例明确提出,向公共卫生、公共场所秩序、交通出行、旅游等六个领域不文明行为说不。条例实施近两个月,昨天本报记者分头探访发现,一些不文明行为还得继续改!

关键词:通行无序

地铁上下楼梯不分左右形成“冲突”

本报记者 孙宏阳

北京地铁站近期陆续拆除非必要导流围栏,撤了“栏杆阵”,乘车秩序如何?早上8时,记者在四惠站站厅看到,拆除围栏后的大厅更显宽敞,无论是安检进站还是换乘,都呈现出忙而有序的景象。站台层,每个屏蔽门前,乘客们都自觉地排成三列,先下车、再上车。

从进站到上车,本应一路行云流水的节奏,却在步行梯上被“冲乱”了。四惠站1号线站台,一辆开往古城方向的列车进站后,下车乘客纷纷奔向步行梯,此时正好迎面而来一波八通线过来的换乘乘客。两部平行设置的步行梯并无上行、下行之分,不少下行乘客靠左侧通行,上行乘客要么被赶到了右侧,要么只能见缝插针地穿行。由于两拨人形成了“冲突”,双方都被拖慢了脚步。记者在四惠站多处楼梯观察,都存在上下楼不靠右侧通行的现象。

《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第十七条中规定,“乘坐电梯先下后上,上下楼梯靠右侧通行。”“要说开车,或者在路上骑车,肯定都知道右侧通行。要说走步行梯吧,还真不怎么注意这个秩序问题。”一位乘客对记者说。

拖慢了乘客脚步的,还有玩手机的“低头族”。“劳驾,劳驾,借过一下。”早上8时40分,东单地铁站,一辆列车进站后,站台候车乘客陆续上车,一名拿着手机、耳朵里塞着无线耳机的年轻姑娘急匆匆冲下车,手机还停留在综艺节目的画面上。为了给她让路,排在后面的两位乘客险些没上去车。

关键词:乱扔烟蒂

吸烟点成摆设,走到哪儿吸到哪儿

本报记者 代丽丽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亚运村附近的飘亮广场,刚走到北门,就看到两名男子正在门口吞云吐雾,其中一人身着保安服装。两人吸完烟,随后就将烟头扔到了地上。这块空地上已经散落了五六个烟头。

实际上,再往旁边走几步就有一个吸烟处,有专门灭烟的垃圾箱。但是,半个小时之内,只有两名男子在这里吸烟,更多的吸烟者是“走到哪儿吸到哪儿”。记者围着转了一圈儿,发现商场四周有5名吸烟者,其中有顾客,还有餐厅服务员,以及在门口等订单的外卖小哥。

在天通苑的龙德广场,吸烟现象更普遍。中午时分,在西门入口处,十几名男子排成一溜儿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其中大部分是外卖小哥,大约一半人手里都夹着香烟。旁边零星站立的顾客当中,也有不少人正在吸烟。他们吸烟之后,都将烟头随意扔到脚下。不过,在这两家商场的室内,记者没有发现吸烟者,“室内禁烟”效果比较理想。

公交车站的控烟情况也不容乐观。记者沿立汤路和北苑路观察了20多个公交车站,在其中的4个公交车站看到有乘客在候车时吸烟。在炎黄艺术馆站,有人刚从旁边超市买完东西出来,就迫不及待地点燃了香烟,然后拿着烟边走边吸,来到公交站台后,也一直吸着烟候车。

关键词:噪音扰民

公园K歌跳舞声有点儿大

本报记者 叶晓彦

《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明文规定,市民在公共场所应控制手机及其他电子设备音量。记者昨日探访部分公园发现,大部分市民在公园中开展唱歌、跳舞等活动时,自觉选择空旷区域,但也有部分团体占路跳舞、声音过大。

昨天上午8时许,记者来到天坛公园。距离双环万寿亭还有100米,就已经能听到高昂的合唱声。只见几十位老人或坐或站,在双环万寿亭北侧的一处空场上引吭高歌。“他们是前阵子集体搬过来的,说心里话,有时候声音有点儿大,把安静的古建氛围破坏了。”一位游客说。记者用手机上的“分贝测试仪”APP测试,合唱音量最高的时候超过了100分贝。

在距离天坛公园不足2公里的龙潭公园,记者也发现了跳舞音乐声过大的问题。北门进园,从拱桥步行至河南岸,步道旁有一支跳新疆舞的老年团队。老人们身着民族盛装或彩色长裙,踩着欢快的节拍,挥舞起双臂。然而这一处场地其实是通行步道,舞者们挡了游客的通行。“分贝测试仪”APP测试显示,最高达到了106分贝。

关键词:乱喂动物

家长怂恿孩子违规投喂

本报记者 张楠

北京动物园西北角,依兰大羚羊的“家”被金属护栏、铁栅栏团团围住,为了防止游客投喂食物,还额外加装了一层铁丝网。园内的大喇叭里,不断循环播放广播:“不要投喂动物……热爱动物,人人有责……”但层层防护,并没有挡住游客的投喂“热情”。

“快喂!”一位年轻的妈妈四下张望了一圈,看到附近没有工作人员的身影,立刻从包里掏出满满一塑料袋的蔬菜,将切成手指头粗细的胡萝卜条和黄瓜条迅速塞进孩子手中。站在一旁的爸爸发现小儿子个头太矮,手不够长,索性举起儿子投喂,“别害怕,把胡萝卜再往里伸伸,要不然它够不着。”

“别喂了!”看到戴着红袖标的工作人员从远处匆匆赶来,家长们立刻带着孩子四散而去。记者注意到,很多时候,孩子并没有提出投喂动物的要求,而是家长主动递上食物来怂恿孩子投喂。就算被工作人员劝阻,家长也没有明确告知孩子投喂动物是错误的行为。

关键词:着装不整

健身“膀爷”趁人少赤膊上阵

本报记者 叶晓彦 实习生 张舒雅

庆丰公园位于国贸附近,通惠河边,每天早上从5时多开始,就有不少市民来公园里沿着河边慢跑锻炼。曾经在庆丰公园锻炼的人群中,不乏有赤膊上阵的“膀爷”。

记者昨天探访发现,从早上7时30分至9时,这1个半小时的时间是庆丰公园的锻炼高峰期,大约有上百名锻炼者在园内健身,记者仔细查看,并未发现“膀爷”的身影。大家普遍反映“膀爷”少了。

然而,并不是在所有时间段,园内的市民都做到了衣冠整齐,文明锻炼。“早上5点多的时候,还能发现有人跑着跑着就把衣服脱了,挂在边上。”公园门口一位保安说。原来,虽然在锻炼高峰期人较多的时候,“膀爷”大大减少,但是在园内人较少的时间段,还是有一些不自觉的市民,趁着人少图凉快,在公共场合赤膊上阵。

(责任编辑:李轶群)
分享到:
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