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军事

智能化战争下的空中无人作战

2020-09-15 09:45 人民网-军事频道  

中国武装无人机“彩虹5”(资料图)。来源:环球网

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智能技术在新军事领域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传统战争正朝着智能化战争方向转型。智能化战争环境下,涉空作战要素种类越来越多、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迫切需要分析和研判智能化战争形态下新型空战变革发展趋势,充分利用智能手段实施全域规划,为精准、全时管控战场空域,赢得空中作战主动权做好准备,巩固国防力量。

人工智能正在崛起

当前,人工智能正逐渐成为战争形态质变的第一推动力,以无人作战飞机为代表的智能化武器装备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和发展,无人机智能协同空战作为一种可以预见的全新的作战力量,将作为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的有效途径,不仅会给未来空战样式带来巨大变革,也将对航空兵作战样式产生冲击与颠覆。

空中力量的作战运用主要包括空中机动作战、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空中遮断作战、制空作战、战略空袭作战等五种作战样式。

所谓空中机动作战,就是无人机作为先遣机“前突”到高危战场前沿完成侦察、打击等任务,协助有人作战平台避开进而摧毁敌防空火力威胁,大幅提升有人作战平台的战场生存能力,从而为空中机动作战意图的达成提供一种低风险、远射程、多任务、高效能的作战样式。

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在接敌任务中无人机可以担任前方侦察的任务,为作战行动提供实时目标情报信息,搭建起有人机全面感知战场态势的“桥梁”,在进攻歼灭任务中,无人机可以携带制导弹药对目标进行突发性的攻击摧毁,为对地目标打击提供一个安全通道。

中国武装无人机“彩虹5”(资料图)。来源:环球网

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智能技术在新军事领域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传统战争正朝着智能化战争方向转型。智能化战争环境下,涉空作战要素种类越来越多、智能化水平不断提高,迫切需要分析和研判智能化战争形态下新型空战变革发展趋势,充分利用智能手段实施全域规划,为精准、全时管控战场空域,赢得空中作战主动权做好准备,巩固国防力量。

人工智能正在崛起

当前,人工智能正逐渐成为战争形态质变的第一推动力,以无人作战飞机为代表的智能化武器装备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和发展,无人机智能协同空战作为一种可以预见的全新的作战力量,将作为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的有效途径,不仅会给未来空战样式带来巨大变革,也将对航空兵作战样式产生冲击与颠覆。

空中力量的作战运用主要包括空中机动作战、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空中遮断作战、制空作战、战略空袭作战等五种作战样式。

所谓空中机动作战,就是无人机作为先遣机“前突”到高危战场前沿完成侦察、打击等任务,协助有人作战平台避开进而摧毁敌防空火力威胁,大幅提升有人作战平台的战场生存能力,从而为空中机动作战意图的达成提供一种低风险、远射程、多任务、高效能的作战样式。

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在接敌任务中无人机可以担任前方侦察的任务,为作战行动提供实时目标情报信息,搭建起有人机全面感知战场态势的“桥梁”,在进攻歼灭任务中,无人机可以携带制导弹药对目标进行突发性的攻击摧毁,为对地目标打击提供一个安全通道。

空中遮断作战,有人机置身于攻击目标的防空火力范围之外,指挥无人机实施隐蔽接敌,不仅有效降低有人机执行作战任务的风险,还能够大幅提高有人机的打击能力,最终有效提高空中遮断作战的整体效能和灵活性。

制空作战,无人机具有信息处理完整、机动轨迹规划精细、跟踪控制能力精准等优点,而有人机可以在无人机的保护和辅助下,更加关注整体态势判断和战术决策,根据整体效能最优的原则指挥无人机执行具体的攻击任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无人机作战功能将相互补充,在智能协同作战中,通过态势感知与指挥控制的相互融合,更有利于空中协同作战单元的作战决策,从而快速提升夺取制空权的能力。无人机智能协同作战具有续航时间长、飞行高度低、超长距离突袭等特征,不仅可以显著提高飞机的突防与生存能力,还可以有效提高执行复杂任务的灵活性,并提高其隐蔽性和适应性。

战略空袭,无人机智能协同作战具有长航时、更低可探测性、超长距离突袭等特征,不仅可以显著提高飞机的战时突防与生存能力,还可以有效提高战略空袭执行复杂任务的灵活性、隐蔽性和不确定情况下的适应性。

空中作战在当下的应用及影响

美国海空军、DARPA、国防部战略能力办公室(SCO)等部门在作战体系概念、指挥/控制/管理系统、智能武器平台、网络通信系统四个方面设立大量研究项目对第三次抵消战略军事理论进行支撑。在现代高技术条件下的陆、海、空、天、电五维一体的战争中,无人机的使用非常广泛,既能执行各种非杀伤性任务,又能执行各种软、硬杀伤任务,包括战场侦察、监视、巡逻、电子侦察、探雷、防核生化探测、通信、电子干扰、战斗评估、雷达诱骗、炮火校射、激光制导、目标指示、反装甲、反辐射和反舰艇等。此外,还可进行精确打击、定点轰炸,甚至还可以拦截战术导弹和巡航导弹,代替人员在核生化或其它特殊条件下执行作战任务。

近年来,中国的研发人员在军用无人机设计思路上如同“天马行空”,其中不乏一些闪光的设计理念。国内科研人员通过各种武器展向外界展示了数十种新一代军用无人机的设计方案、模型及原型机。有些无人机的设计可以说是让人耳目一新,其中包括隐形无人机、机翼可折叠式无人机、微型无人机、飞翼式无人机、类似UFO造型的无人机等等。

高性能的机载火控雷达和中、远程空空导弹及其制导技术的发展,增大了空中作战的距离,空中作战方式由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面对面”近程空中格斗,变成了看不见的超视距空空作战。空中对地、对海攻击由过去的临空概略式瞄准轰炸,发展到了超视距火力圈外精确打击。空中作战的胜负,不仅依赖飞行员的战斗勇气,更取决于武器装备的性能和飞行员驾驭新装备的能力。现在多用途、多程式、多功能的无人机投入空空、空地和空海作战使用后,必将对空中战争的样式带来革命性的影响。无人机对空空、空地和空海作战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由于无人机不仅具有更高的升限和更远的航程,而且具有良好的低空、超低空性能,交战双方的作战空域将会在更高、更远、更大的空间内展开,改变了人们通常定义的高空、中空、低空和超低空的数据概念。由于无人机可以从任何高度、任何方向进行空中突防,加上其隐身效果,要掌握空中态势的预警和情报的主动权就更加困难,也更为重要。二是由于无人机可大范围进行侦察、预警、通信和干扰等软杀伤,信息战将更加激烈,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的手段将多样化,夺取制空权和夺取制电磁权,就会更加复杂和重要。

空中无人作战的未来与展望

根据美国一系列无人系统发展规划,2035年,无人自主系统技术将发展成熟,无人机具备完全兼容的感知和规避能力,在极具挑战的战场环境中探测率超过75%,能进行全自主作战,具备很强的协同作战能力。未来执行战斗任务的无人作战飞机,必然会引起空中作战的组织编制、作战原则、战术思想乃至装备采购策略等方面的变革。目前,美国和俄罗斯都在酝酿发展第六代战斗机,其中无人驾驶已成为争论的选项。人工智能作为无人作战飞机未来已被确定的关键技术,将成为下一步发展的颠覆性技术之首,一旦取得突破,无人作战飞机的智能协同、智能任务、智能飞行能力将变成现实,成为未来空战的主力。

未来,以无人机为代表的智能机器战争将完全改变传统机器战争的形式,无人作战飞机将成为空战的主宰。在复杂、对抗的智能机器战争环境中,新一代具有完全自主能力的机器人设备将发挥极大的作战效力。例如,辛辛那提大学所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阿尔法”,在空战模拟器中击败了有着丰富经验的退役美国空军上校GeneLee。无人机的发展逐步趋于多元化,在军需民用方方面面都有所涉猎。未来一个时期,提高现有的技术,更多的培养高端人才,解决并突破技术难关是发展无人机技术的关键。随着我国科学技术发展,我国国防力量的不断增强,我国的无人机事业势必蒸蒸日上,无人机不仅可以用在军事方面,还可以在民用方面展现他的厉害之处。

从长远看,人工智能将成为无人机作战能力的重要推手。随着人工智能技术、机载处理技术以及空中飞行管理技术等的发展,下一代的有人战机有可能逐渐被无人作战飞机替代,从而真正发展为零伤亡的智能无人战争。(司悦航、董兴宸、申起有、程启翔)

(责任编辑:黄子娟)
分享到:
领导留言板客户端下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