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四川>社会

绵阳关坝村,有个“绿巨人”

2022-01-04 07:54 四川日报  

2021年12月16日10点,绵阳市平武县办税大厅,走进一位穿迷彩服的挺拔男子。他排在队伍最后,眼睛隔几秒看一眼叫号屏,左手捏一叠盖有红章的资料,右手不停接打电话。

“来给村上项目开税票。”这位身材魁梧、话语温柔的男子叫乔良,平武县木皮藏族乡关坝村村支书,不论天晴下雨,走到哪里都喜欢穿一件迷彩服,加上个子高,人送外号“绿巨人”。

“绿巨人”这些年干的事儿,有些人难懂:退伍即选择回乡种树,本可舒舒服服当干部却领着巡护队风餐露宿。

当人们看到绿水青山真的在变成金山银山之时,乔良这身迷彩服已经穿了20多年,里里外外缝缝补补好几层。

返乡老兵垦荒种树

立于乡坝头人群中,一米八二的个头让乔良十分突出。借体格优势,1995年,20岁的他应征入伍,赴甘肃陇西某野战部队服役。这是他第一次穿上迷彩服,“摸了又摸,捻了又捻,是那么的鲜艳、光荣!”

多少个夜晚,躺在宿舍床上,他曾梦想驻守边疆、保卫祖国,却因1998年特大洪水改变了计划。

乔良随部队抗洪救灾,“当时老家河里水也涨起多高,村民的房子、树子、猪圈大量冲毁,还有人受伤。”

当年12月,服役期满,乔良卷起铺盖就往家乡走,目的很简单:种树。他想:老家有大量荒山荒坡,如果都种上树,把水土稳固到,洪水再大也不虚。

自掏腰包买树苗,早上五六点起床,喝碗稀饭就到屋后的荒山上开干。一年后,20多亩地披上了杉树绿衣。后来,他又发动村里男女老少,在100多亩荒地上种上了树苗。

2021年12月16日10点,绵阳市平武县办税大厅,走进一位穿迷彩服的挺拔男子。他排在队伍最后,眼睛隔几秒看一眼叫号屏,左手捏一叠盖有红章的资料,右手不停接打电话。

“来给村上项目开税票。”这位身材魁梧、话语温柔的男子叫乔良,平武县木皮藏族乡关坝村村支书,不论天晴下雨,走到哪里都喜欢穿一件迷彩服,加上个子高,人送外号“绿巨人”。

“绿巨人”这些年干的事儿,有些人难懂:退伍即选择回乡种树,本可舒舒服服当干部却领着巡护队风餐露宿。

当人们看到绿水青山真的在变成金山银山之时,乔良这身迷彩服已经穿了20多年,里里外外缝缝补补好几层。

返乡老兵垦荒种树

立于乡坝头人群中,一米八二的个头让乔良十分突出。借体格优势,1995年,20岁的他应征入伍,赴甘肃陇西某野战部队服役。这是他第一次穿上迷彩服,“摸了又摸,捻了又捻,是那么的鲜艳、光荣!”

多少个夜晚,躺在宿舍床上,他曾梦想驻守边疆、保卫祖国,却因1998年特大洪水改变了计划。

乔良随部队抗洪救灾,“当时老家河里水也涨起多高,村民的房子、树子、猪圈大量冲毁,还有人受伤。”

当年12月,服役期满,乔良卷起铺盖就往家乡走,目的很简单:种树。他想:老家有大量荒山荒坡,如果都种上树,把水土稳固到,洪水再大也不虚。

自掏腰包买树苗,早上五六点起床,喝碗稀饭就到屋后的荒山上开干。一年后,20多亩地披上了杉树绿衣。后来,他又发动村里男女老少,在100多亩荒地上种上了树苗。

栽树只是第一步,管护也要钱。抽了一夜的烟,乔良决定外出打工。

在酒店当保安,在公安局当协警……一有空,他就坐大巴车回家,照顾家人和那片杉树。

“村里缺个村主任,你回来竞选嘛。”转眼12年过去,老家的一通电话,将乔良唤了回去。

组建队伍进行巡护

关坝村森林密集,是著名的“白熊部落”(白熊是当地村民对大熊猫的昵称),至少生活着6只野生大熊猫。然而,由于耕地少,村民大量砍树、打猎,大熊猫不下山了,河里没鱼了,村里产业发展也面临瓶颈。

“先把生态搞好。”在乔良的号召下,一批返乡青年组建了巡护队,有当过伐木工和钻工的杜勇,有货车司机胡建春,有曾是包工头的郭强,还有早些年返乡的厨师长李芯锐等。“大家各有所长、分工协作,自诩葫芦兄弟。”乔良笑着说。

每年4月至9月,巡护队在河边看守鱼苗;9月至12月则轮班巡山。关坝村有三个沟,全部巡一遍少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巡护时27个巡护队员以沟来分组,一条线要走两三天。

进山前,巡护队会去县城置办干粮,因为进山后要根据情况随时扎营。很多时候,舀一盆山泉水,架一个简单的火堆,啃两口馒头就是一夜。还常常碰上恶劣天气,雨雪交加,大雾弥漫,充满危险。

2019年9月20日下午3点多,巡护人员决定兵分几路进行巡山,并相约当晚8点前在“窝棚”会合,“窝棚”是巡护人员在山里过夜时居住的简易木屋。然而,乔良却没按时抵达。

因天黑、路滑、山陡,巡护过程中,乔良和一名同行者失足掉进了一个3米深左右的小山沟里,幸好他带了手电筒,每隔一段时间对着天空有节奏地照射几下。凌晨2点多,队员循着灯光找到了他们。对于这段“插曲”,大家没有过多交流,仿佛已经习以为常、自有默契。

得益于巡护保护,山里的野生动物逐渐多了起来,红外相机甚至很多村民的手机中,都拍下了大熊猫、金丝猴、黑熊、羚牛等珍稀动物的身影。

寻找更多优势产业

守护绿水青山为了什么?“为了高质量发展。”在乔良看来,关坝村生态资源丰富,只要找到适合的发展方向,就一定能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冬季蜂巢内产卵减少,容易滋生棉虫。”2021年12月16日,在关坝村白熊沟管护点旁新建的村集体养蜂场,乔良和村养蜂专合社的成员们用扫帚和抹布,将蜂箱底部的棉虫清扫干净,让蜜蜂好好过冬。

这个养蜂场,在坡面开凿了3层“楼房”,共100多个“单间”,“单间”有铁丝门保护,每间可放一个蜂箱,已搬入60多个蜂箱。2021年9月,这个养蜂场共收回600多斤蜂蜜,卖了4万元,作为集体经济收入。养蜂场周边还栽种了珙桐、红豆杉、毛叶山桐子等明星和蜜源树种。

村里还有什么优势可以转化?围绕这一话题,乔良和村民们常常坐在村委会门前坝子的火堆旁,讨论到深夜。他们又成立了核桃和旅游合作社。

目前关坝村民的收益中,15%来自生态效益,包括巡护收入和合作社提成。但乔良认为,生态效益应达到村民收入的80%。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帮助下,关坝流域自然保护小区挂牌成立,吸引了不少外来人到此考察自然保护小区的建设经验。乔良和同事们由此发现了一条新道路——自然教育。

看到村里日新月异的变化,乔良也感到欣慰,但心里仍有一些顾虑和担忧。

于私而言,长年累月忙种树、忙村里事,疏于照顾家人。于公而言,目前全村共有128户389人,绝大部分在外打工。“如何留住村里的年轻人,维持巡护力量?”

“思绪有点乱。”但他至少想明白了一件事,“现在我还在种树,这也就是我一辈子想做的事吧!”

达人档案

乔良,46岁,绵阳市平武县木皮藏族乡关坝村党支部书记。土生土长的关坝村人,种过地、当过兵、打过工,他带领村民巡山护林,保护珍稀动植物,和村里专合社一起谋划发展养蜂、养鱼、生态旅游等绿色产业。(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代强)

(责任编辑:章华维)
分享到:

查看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