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民网
社会>今日要闻

围剿加拿大一枝黄花:一场胜负已定的角力?

中国青年报  2021-11-24 09:49

原标题:围剿加拿大一枝黄花:一场胜负已定的角力?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全儒说,这种“围剿”是作为入侵植物已经爆发后的“应急机制”,是一种补救工作。刘全儒参加过科技部《中国外来入侵植物志(第三卷)》研编,在他看来,防治入侵植物,是个更长期的命题。

1

热线电话刚公布的时候,武汉市农业农村局一天能接到几百个来电。他们同时设了好几部电话,“保证都是通的”。线索在这里汇总,再分到各个区里去。

为此,东西湖区农业农村局的何世玉失去了完整周末。接到报来线索的电话,他们5分钟内就要联系街道办清除。有市民在电话中说,“你一定要加我的微信,我怕你们找不到,我给你们发个定位。”有人散步时发现水沟里长了一株黄花,紧挨着水面。街道办的人去了也够不着,只能一人站在水边,拉着另一个人下去,把花拽出来。

蔡甸区索河镇李集村的村主任李文亮在10月底接到有关通知后,召集村民干了20多天,除了下雨,每天都干8小时。他在大喇叭里吆喝,也直接去找勤快、身体好的人问。村里劳动力流失严重,1200多在册人口,实际居住的只有约400人,“不是老人就是小孩”。为了这事儿村里投入了不少资金,每人每天付100元工钱。老人报名很积极,最后招募的人,从63岁到75岁不等。10月份武汉还很热,村民穿着长袖长裤、厚底胶鞋,在灌木丛里拿着镰刀割黄花。那些黄花生长在荒坡、荒田和田埂上,根部有大拇指那么粗。不少灌木上有刺,走在其中,手和脸被划伤,都是正常的事。

上一页下一页

简版彩版触屏版

Copyright © 2014 People.cn